散落人间的明珠–忆郑士国先生

2010年8月21日 分类: 生活的

2010 年3月29日 栗瑞莲

上周四晚上,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去探望先生。那时先生早已睁不了眼睛,呼吸亦不均匀。据郑夫人跟其女儿说这段时间一直这样,我便也不存他想。周五上午,突然接到电话,说先生不行了。急急往那边赶,在路上,又接到电话,先生已经去了。


昨天去探望郑夫人,恰值郑夫人外出,她的外甥,甥女及女儿正在收拾屋子。想起第一次来这里探望先生,那时节我刚结束了一段时间的漂泊,回到这个城市,先生刚做过手术,神识还算清明。我们坐在那里聊天儿,那种清幽,淡远,一如我们以往的任何一次交流。而这一次,回顾左右,早已没了先生的身影。我转过身,有泪留下来。

最初与先生相识是在03年。那时我的第一批学生刚好开始念高三。先生从别的学校来附中,与我在同一个备课组。先生生于1945年,比我年长三十多岁,只是简短的几次交流后,我们却成了可以真正交流的忘年之交。很多事情,在自己心中尚是不折不扣的迷惑,听先生娓娓道来,便觉有云开雾散,甚或是醍醐灌顶之感。因此,那时候最快乐的事情,便是跟先生聊天儿。我一直觉得,人的交往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以浮华对待浮华,一类是以浮华对待真诚,另一类,则是两颗灵魂的坦诚相见。回忆我与先生的交往,从一开始便是这最末一类的。因而叹惋之余,未免有一丝庆幸:在这个世界上,心灵之交已实属不易。

先生一生历尽坎坷。弱冠之年,却在那场闹剧里被划为异类。一顶反革命的帽子葬送了一段原本可以绽放光华的青春。凄冷的年月里,先生只身离京北上,在东北先后种过地,喂过猪,在别人的疏离里淡淡前行。这期间先生与家人隔绝,曾经海誓山盟的人也于大厦将倾的那一刻变了心。我没有亲耳听先生言及,但我想,先生应该也不会反驳我的说法:在这里,先生拥有了一生最美的收获:先生与郑夫人在那个年月里相识,初始,先生惊叹于郑夫人的美丽,善良,而郑夫人,也折服于先生的才华,人格。二人历尽艰辛,终成眷属,从此不离不弃,做了一世的神仙伴侣。所以有时候我想,上天,终归是公平的吧,在整个世界都遗弃先生的时候,却把郑夫人这样一位人间天使送到了他身边,并从此温暖他的灵魂。这样看来,那些坎坷,似乎也可以成为过眼云烟了。

先生正直。我一直不曾问过先生为何会在弱冠之年会冠以反革命之名,但我想,先生的正直,不媚俗,应该是他获罪的主要缘由吧。在一个没有神识的年代里,单是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便已是一种“罪恶”了。先生被冠以罪名之后,并没有因此将自己的灵魂扭曲。先生迟暮之年来到附中,与我言及现实的种种,依然会义愤填膺。我总觉得生活越来越光怪陆离,因而有时候会惊觉自己找不到方向。是先生鼓励我坚持走自己的路,因为他相信正直善良的人,最终会走入天堂。先生去世那天,我看着相片里他和煦的笑容,恍然忆起他说过的有关天堂的话,转过身对他哀泣不已的女儿说:郑老师已经进入天堂,天堂里有他的位置。我对此笃信不疑。

先生渊博。先生少年嗜书,在喂猪的日子里亦不曾跟书本有过片刻废离。据郑夫人回忆,那时节,似乎连猪都懂得眷顾他:他喂养的老母猪,居然只生了一个独生女。因而先生得以有更多的时间来与书为伴。腹有诗书气自华,先生身上那浓浓的书卷气,远非这世间种种流俗所能掩盖。那时很喜欢跟先生谈论某本书,某句话,也认认真真按先生的指点去读了一点书,并将自己的疑点拿去向先生求解。那天接到先生生命垂危的电话,一路急赶过去,路上突然想起毛泽东悼念罗荣桓的诗句,脑子里突然下意识地涌出一句话:先生不幸离人世,我有疑难可问谁?

先生淡泊。先生胆识过人,学富五车。回京后先是在某私立学校教书,那边薪水颇高,但先生还是选择了离开。先生后来说,放眼看去,均是富家子弟,并未见可造之材,心甚惶惶。在附中的日子里,先生是淡然,超脱的。后来听郑夫人言及,当时屡屡有人请他外出讲学,薪酬颇丰。先生均断然拒绝,自称绝不做与自己身份不符之事。先生平日的生活亦是再简单不过,饮食不求丰盛,住所不求宏大。至于食宿之外,常伴先生左右的,也只是一盏清茗,一卷长书而已。先生暮年颇为住所之事所苦,他病中,我前往探病时无意中看到先生苦闷时写下的自挽联:生无住所死无坟茔一介书生;阳世人杰阴间鬼雄两根铁骨。读那挽联的时候,我似乎看到古道西风,先生茕茕孑立的样子,便忍不住有泪流下来。

先生心中有爱。先生在家中居长,尚有三位妹妹。先生念大学时,自己的生活费总是留出三分之二,给妹妹们买衣买食,数年如一。后来先生流落东北,成家之后,每有佳肴,辄思念家中双亲,自言父母未曾品尝的东西,自己绝不敢落箸。这样一种旧式知识分子的执着,先生坚持了一生。到后来先生有了娇妻爱女,那份浓浓爱意更是令人感叹。先生常对我说,女儿六岁时,决定自己独睡一屋,先生看着女儿抱着小枕头离开,居然独坐床头流泪半晌。先生女儿后来独居英伦数载,每年归国,先生便会推掉一切杂务,专心陪伴女儿。先生亦曾对我提及自己的外甥,甥女,提起来时,那眼中的宠溺,每每羡煞旁人。

只是先生终于还是被自己心中的爱断送。先生生母于18年前去世,自此先生一心记挂老父,不敢再做他乡游子,几经周转,暮年来归,却见家乡景物各异。他倾心记挂,付出的亲人们,在亲情与金钱的较量中倒向了金钱,先生为了家重回这个城市,却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自己的家。我想,对于重情如先生者,这实在是莫大的打击。路人的不好尚可逢人便说,而伤害自己的恰是自己最最在乎的人,这又该向谁倾诉呢?先生后来病倒,家人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他的一段录音。那时他正一个人坐在妈妈墓前,絮絮诉说:妈妈,我来告她们的状了。那声音中的苍凉,让听者无不下泪。郑夫人说,即便如此,在先生缠绵病榻多时,久已睁不开眼睛的情况下,郑夫人一句“妹妹来了”,仍是让先生一下子睁大了双眼。

先生的追悼会,完全由他的学生操办。那一届届学子,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们的恩师最后一程。先生去世后,每逢周末,节假日,他的学生还会轮番来陪伴郑夫人,一如先生在日的种种。我想先生若在天有灵,应当可以欣慰。当年他毫不吝惜地将自己的爱交付给学生,而今,那些当年的孩子们却用自己的真心,将这份爱数倍归还。

先生追悼会完了那天,我从先生处回家,走到家门口时,碰上李宇明老师,跟她说起先生的去世。李老师连连悲叹,最后说,要相信是上帝不愿意他在这个世上受苦,所以才提前喊他回去。

我想这话真是一语中的。每一颗正直善良的灵魂,都是上帝无意中散落到这个世界上的明珠。而仁慈的上帝,是断不肯让自己的珍宝多受尘世玷污的。因此,也愿意相信先生已回到自己永恒的归宿。

我自遭母丧后,心绪寥落,不敢也不能将感情诉诸文字。所以这一点文字,也是草草开个头便搁置起来,直到今天想起。清明将至,写出这点不成文的东西,算是寄托对先生的一点哀思。先生英灵不远,当能谅解我文字的粗糙。附上先生去世那天我写的一个闲篇,亦是略表心意而已。

一盏清茗笔一枝,想见先生未病时。

相逢不问家何处,卅年之差却相知。

真知常令人叹服,妙论每为我解疑。

他人行事乖且张,先生为人孤亦直。

敢将铁肩担道义,何惜妙笔为文辞。

先生少小京华客,才调无伦胆亦奇。

饱学本可慰平生,叵耐时乖运不济。

一朝别却故都去,回首来路云雾迷。

此间漂泊多坎坷,坎坷欲夺赤子意。

幸有佳人气如虹,慧眼识人风波里。

郎才女貌世无俦,一朝结发同枕席。

红袖添香夜读书,相濡以沫不相离。

不羡鸳鸯不羡仙,但求长记画眉时。

情浓未敢忘耕耘,桃李不言下成蹊。

至今北国冰封处,杏坛花开念恩师。

人近中年脱樊笼,更有幼女发清啼。

案上诗书杯中酒,平生得意此第一。

妻贤女慧多安乐,浮云千里引归思。

高堂鬓发斑斑处,便是游子归来时。

归来人事各已非,暮年故乡仍栖迟。

先生自念手足情,争奈煮豆燃豆萁。

秀木峣峣本易折,东风偏肯欺弱枝。

初闻厉病若惊雷,谁料一载驾鹤西。

娇妻弱女哀难尽,对此谁能不泪滴?

学子灵前长叩拜,归来司马青衫湿。

也曾有意赋招魂,未审离魂知不知?

东风未竟夜未央,西窗但闻长叹息。

标签:

53 条评论 于 “散落人间的明珠–忆郑士国先生”

  1. 2016年12月1日17:45
    1

    I simply had to thank you very much yet again. I am not sure what I could possibly have implemented without the entire tricks contributed by you about this field. It was a difficult dilemma in my opinion, nevertheless coming across this well-written manner you handled that made me to cry with contentment. I will be grateful for this service and in addition believe you are aware of a great job that you are getting into training others via your webblog. I am certain you haven’t encountered all of us.

    [回复]

  2. 2016年12月13日12:19
    2

    I must voice my gratitude for your kindness supporting men and women who absolutely need help on this important area of interest. Your personal commitment to passing the message all around appears to be particularly insightful and have specifically encouraged regular people like me to attain their objectives. Your own valuable useful information can mean much to me and still more to my peers. Thanks a ton; from all of us.

    [回复]

  3. 2017年1月8日08:52
    3

    好文章,内容文从字顺.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回复]

评论分页

Leave a Comment